各异的零食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曾經很溫暖的擁抱過你

很久不見了,我不會自討沒趣的問你最近好不好,因為你的答案總是:“活著吧!”在這個不恥冷笑話的年代,還能堅持這麼幽默的Art Culture冷言冷語,你應該也算奇葩。

我想即使到了九十歲,你應該還是跟現在一樣,像個長不大的小老頭,有點憤世嫉俗,滿頭銀發,卻還穿著短褲拖鞋自以為遊走在不知名的星球吧。

還記得你早當年奮力寫書的模樣,在光複南路的一家小店裏,一壺茶,一包煙,握著筆一個一個字的寫下。然後固定在傍晚時,身為助理的我去接你,前往錄音室,再幫你把一張張的文字打進電腦裏……這樣的畫面,好像是陳年舊事,也彷佛是曆曆在目的昨天。

自從你傳訊息來要我寫序之後,我就陷入恐慌,這怎麼寫啊?我們之間說什麼都是多餘的。或者就像你說,你決不再為我寫歌,因為你已不懂我。我想,可能我早也不懂你了。而這些不懂其實才是真懂得。然而我只要求,如果這序真能幫你多賣兩本書,下次我出書時,你也欠我一篇序。

有時我很恨,為什麼我的人生到現在還必須跟你的名字扯在一起,但也許我應該感恩,像“奶茶”這樣的名字,也只有你想得出來。朋友從西藏回來,說我的歌大街小巷聽的到,因為高原同胞天天要喝奶茶,贊歎我的名字取的wine education好。(很冷,但這絕對不是笑話。)

某些人,在你的生命中經過,留下痕跡,有些是鮮明彩色,有些是灰暗黑白,奇怪的是,不管什麼時候的,都讓人覺得既極端又模糊。長時間跟你共事的我,清楚知道你是故意的,而且樂此不疲。離開你的人離開了你,因為知道你是故意的;留在你身邊的人留下來,因為清楚你樂此不疲,但是沒有一點心機。

大多數人都只看見你放蕩不羈,自我中心。這我倒可以幫你澄清。如果你真只是他們想的那樣,你不會十數年孜孜不倦,筆耕寫歌。如果你真是那樣的,不可能長久維持平靜而甜美的家庭生活。想起有一天你喝醉了,我開著車送你跟簫言中回家,途中,你突然驚醒大叫,要言中去便利商店買兩顆茶葉蛋跟一個三明治。言中問你:“阿升,你還吃得下嗎?”你迷蒙中回答:“夫人交代,買回去給兒子的早餐。”那個倜儻瀟灑的陳升不見了,這一個陳升有些掃興,但這才是你最應該引以為傲的陳升!
你的確在我生命中扮演了很多角色,我爸爸說了,你住院那時,某個黃昏他獨自去看你,坐在病床邊,只跟你說了一句:“謝謝你代替了我的角色,比起我,你更是一個稱職的父親。”

你最愛問我:“你快樂嗎?”在我離開新樂園後的第一張唱片完成時,我拿著熱騰騰的新歌要你聽,電話裏的你說:“我不用聽,你只告訴我,唱這些歌,你快樂嗎?如果快樂,那就夠了!”我知道你是故意的,是老招。但到現在為止,工作中,雖難免會做一些妥協的事,唯有唱歌,師父的話,我謹記在心。

那些感情,一定曾經很溫暖的擁抱過你;那些感情,一定不會離去哪怕被深深埋藏在心裏;那些感情,褪去了矯揉造作和甜言蜜語;那些感情,只是偶爾會在某個莫名的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時刻淺淺想起;那些感情,可以叫做回憶,但不會過去;那些感情,不是曖昧,只是心有靈犀;那些感情,在被淡淡說起到時候,有微笑和眼淚的混合體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